级别: 圖文專員
UID: 1459597
精华: 0
发帖: 364
威望: 0 点
金钱: 0 RMB
贡献值: 1 点
注册时间: 2021-09-01
最后登录: 2021-09-27
0楼  发表于: 2021-09-02 02:42

无间道

(一)

「我们公司有内奸!」

今天一早便召集了最信任的两个高级经理,在会议上咬著雪茄的社长以严肃冷酷的声音道。

「真的吗?社长……」两人都发出了疑惑和讶异的声音。

「对,K社今天的新商品发表会,将会发表我们也筹画了很久的那件MA151号商品!而且,这
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我们被对手抢先发表新產品了!」社长激动地道,同时也大力搂了搂身旁的秘书。

这秘书名叫影云,看上去年纪大约二十八至三十岁左右,长得十分高大,美丽姣好的脸孔化上了适
切的化妆,有种艳光四射的感觉;短髮、深刻的眼神和坚毅的嘴唇,则似在反映著她强情和硬朗的性格。

她不但高大而且身材也颇为骄人,丰满的胸脯、有量感的下围,和修长的双腿,在在散发著一种成
熟女体的魅力和挑逗力。但虽然她是如此惹人注目,公司内的一般员工谁也未想过去对她出手,因为所
有人都知道她早已被社长看中了。

「你们快帮我查出谁敢洩漏我们的机密,快!!」

在社长一声令下,两个高级经理立刻慌忙地答应誓要找出洩密者,然后便离开了社长室。

到室内只剩两个人时,社长才收起怒容,改以轻柔的声音向身旁的影云道:「你也帮我查一查,好
吗?我总是不放心那两个饭桶……」

「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令社长失望。」

「对,你从来也没有令我失望过,无论是你的工作表现,还是你『身体』的表现,呵呵……」

淫笑中,社长大力扭了扭影云那结实而份量十足的美臀一下,只令影云浑身一颤,发出了花枝招展
的笑声。

不久之后,影云也退出了社长室,一出房门外,她便看到坐在自己的位子前面的仙儿。

那是社长在两个月前才刚聘请的「助理秘书」,据社长说这是为了分担一下影云的其中一些枯燥和
机械性的文书工作,从而令影云能有时间开始涉足一些更高层次的管理和行政工作。

不过,看在影云眼中这个仙儿却是个令她不大舒服的存在。二十三岁的仙儿大学毕业才刚一年,样
貌清纯娟丽,而长长的秀髮和温婉的眼绅、斯文的举止,令她拥有著一种影云所没有的温柔和大家闺秀
般的气质。(……)

看著正在全神贯注地打著档的仙儿,影云的心中產生了一种微妙的妒意。

(二)

啪嚓!

「啊啊呀!!……」

在公司的地下仓库紧闭著的大门后,隐约传出了一阵阵异样的拍击声,还有一把年轻女郎悲痛的惨
叫声。

啪嚓!

「咿呀呀!!」

在仓库正中央的一个空间中,新人秘书仙儿正双手高举被天井垂下的麻绳束缚著手腕,本来是斯文
整洁的纯白色衬衣、深啡色的窄身短裙和棕黑色的丝袜,现在却出现了一个个破洞和裂口,由裂口处露
出的肌肤,已经刻上了一条又一条瘀红的伤痕。

「不要,请放过我!我不是什麼间谍……」

「再打!」

啪嚓!啪嚓!

「哇呀呀!!!」

在社长一声令下,站在仙见旁边的一肥、一高两个高级经理立时挥起手中的一字型长鞭,狠狠地向
著仙儿的身上击落!

那并不是一般SM玩意所用的鞭,而是拷问用的厚硬牛革制的长鞭,每一鞭破空击落之后,都会令
身上衣物像纸扎般撕裂,然后在雪白滑嫩的肌肤上留下一条像蚯蚓般肿起和渗著血的疤痕!

「说!是不是K社派你来的?」

「不……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不是什麼间谍!」

「可是你怎样解释从你衣袋中搜出的这东西?」

社长手上拿著一隻电脑磁碟,里面储存了公司某些开发中產品的资料。那是大约一小时之前,社长
在办公室中对仙儿上下其手时,无意中在她衣袋内发现了这东西。

「我……我不知道,一定是有什麼误会了,请你相信我!」

看著面前的女郎皮开肉裂,满面泪痕而且还害怕得全身不停颤抖的样子,站在社长后面的影云却感
到一阵快意。

「便是你这傢伙,令我损失了近亿的生意!」社长挟著仙儿的下巴,狂怒地道:「我要尽情折磨你,
才能消我心头之气!……来人,把她剥清光!」

「不!请、请等一等!……咿呀!……」

求饶无用,转眼仙儿已被剥至全身一丝不掛,坚挺而形状优美的乳房,在空气中傲然挺立,而纵然
紧合著双脚,依然无法阻止眾人窥看著三角地带的毛丛和中间那若隐若现的裂缝。

仙儿又羞又怕,赤裸的身体在空气中不住微微颤抖,肌肤上甚至乳晕上都泛起了紧张和害羞所形成
的颗粒。而雪白肌肤上零星分佈的瘀红鞭痕,更在在加强了这具女体的被虐美和凄惨感!

「K社的小雌犬,你究竟收了他们多少钱?」

肥胖的经理,用两条麻绳分别在仙儿的大腿和小腿上绑了几个圈。

「那边的联络人是谁?你用什麼方法跟他联络?」

高大的经理也依样画葫芦,在仙儿的另一条腿上绑了绳。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不要!!」

两个经理分别扯著自己手上的麻绳,令仙儿的两条腿慢慢向两边分开。

「快说!否则可要被看精光了唷!」

「不要!快停手!……啊啊啊!!……」

男人把麻绳的尾端固定,令年轻女郎的双腿维持在张开近六十度的状态!那样一来,女人最私隐最
羞耻的部位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仓库中其他四个人面前!

「嘻嘻,耻毛长得很整齐和柔软呢!」

「那条肉缝也向两边分开了一点,中间粉红色的果肉真是漂亮可爱,令人禁不住很想品嚐一下呢!」

「喔喔,不要说!」

眾人肆无忌惮地在她身旁品评著她的性器,更令仙儿羞得几欲昏倒过去,凄怜的泪珠,不停地淌下
秀丽的面颊。

滋!

「啊、呀呀呀!!」

突然,影云把手中吸了一半的香烟的前端大力按在仙儿的乳房上把它挤熄,立时在那雪白的乳肌上
留下了一点薰黑的痕跡!

「嘻嘻,这是对说谎者的惩罚!……咦?」影云突然听到了一阵洒水般的声音,她低头一看……「
啊,竟然撒起尿来啦?」

「啊啊……」恐怖、痛苦引致仙儿竟失禁了。微黄的尿液在分开的两腿间源源地洒落地上,低下头
的话,甚至连尿液如何从阴户中上方的尿道口中排泄出来的样子也可以观察得到。仙儿俏脸红如滴血,
两眼流著泪的发出了一声充满了羞耻和屈辱的呻吟。

见状的影云冷笑了一声,从衣袋中拿出了一隻打火机并点起了火。在摇曳的火光中看过去,影云的
样子和眼神显得格外阴森和狰狞。

「让我帮你弄乾它吧……嘻嘻嘻……」

影云拿著打火机放在仙儿的阴部的正下方,令仙儿的阴毛立刻捲曲和发出一阵烧焦般的气味!

「啊啊呀呀!!好热!!不要啊!……烧、烧著了!」

「这样腿间便立刻乾了吧!……啊,可是在阴阜内却还是湿湿的呢!究竟那是尿、还是……」

「不、不要说!」

影云突然把自己颈项上戴著的珠链解了下来,交在胖子经理手上:「用这东西好好帮她抹一抹吧!」

「明白了,嘻嘻……」

胖子把珠链的中央陷入仙儿的肉缝内,然后拿著链的一头一尾,开始在仙儿的下体一前一后地拉动
起来!

「啊咿!」

一串的珠链不停在仙儿下体通过,一颗颗珠子把她的阴唇弄得一开一合的,更磨擦著阴道最前方的
粉红色嫩肉,令仙儿感到一阵阵鲜烈的刺激直涌上大脑,令她全身也不其然扭动起来!

「不要,求你放过我!」

「哈哈,果然是个骗子!你的下体不是已经湿湿的流著兴奋的汁液了吗?」

影云她更加火上加油地用手包裹著仙儿的乳峰慢慢搓揉起来!

「啊、不、不可以!!」

「什麼不可以?你的乳蒂已经硬成这样了。看,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老实多了,连下面那小提琴
的音色也改变了呢!」

雪滋、雪滋……那是珠串在拖曳过那副已经湿淋淋的性器时发出的、湿滑淫靡的声音。

影云继续把弄仙儿的美乳,尤其集中攻击著顶端那两颗红葡萄般成熟、挺立和鲜美的乳蒂。

另一个高个子经理也加入了战团,双手尽在仙儿肉体上的性感带抚摸游移,肆意地挑逗、刺激著这
具正值黄金年华的年青女体。

「不、快停手!……快!!」

在三人的上下夹攻之下,仙儿只感到一团又一团火焰在自己身上每一个敏感器官被燃点起来!纵是
在这样异样的状况之下,但身体却还是不能抑止地发出了高潮的信号!

「不、不行了!……啊呀!啊、啊呀呀呀呀呀!!!……」

只见仙儿在一声甘美的大叫后突然全身弓直,头儿向后一昂,汗珠和秀髮在半空中飞扬。然后,在
一阵蔓妙的痉挛后,更有如潮吹似的在下体射出一股芳香浓洌的阴精。

「怎麼竟然自己擅自的丢了,这个贱人!我们都还未满足,你怎可自己先高潮呢?」

社长怒斥著可怜的新人秘书,同时自己也脱下了裤子。刚才的凌虐表演,已把他的淫虐心完全燃点
起了。

「在令我们所有人满足前,你可别指望可以休息!明白吗!」

啪!

「啊啊!!……」社长扶著新人秘书那又肥又白的粉臀一拉,勃起的阳具便即从后背位攻入了女郎
的阴穴之内。

被强姦的悲惨,令仙儿浑身抖震,眼泪更如决堤般淌下。

可是那仍只是个开始,因为仓库中合共有三个男人。

接下来便是轮奸的时间,一支又一支肉棒插入了仙儿体内,除了阴道之外,甚至连口腔和屁穴也不
能倖免。2P、3P……超过三小时的轮奸和施暴,把仙儿的身心摧残至近乎崩溃的状态,精神方面也
已经迷迷糊糊的,几乎连自己身处何方也不知道了。

(三)

「痛!……啊啊……好辛苦……」

仙儿正以一个痛苦的体势被吊在半空。

她现在的样子类似是蹲著的姿势,可却是全身离开地面的,像在隐形的空气之中蹲著。她的乳房和
腰部都被重重麻绳紧缚著,而且双腿也在膝盖之下被麻绳吊起而成为M字开脚的状态,女人私秘的穀间
便毫无保留地张开在所有人眼前。

在刚才被三男一女合共三、四小时的侵犯后,现在仙儿的下体已是一副狼藉不堪的状态:两片花唇
软软地张开不懂得合上,被汗水和性器官的各种分泌弄得污秽不已;而在露出了充血的媚肉的阴道口中
更不断渗出混和著精液、淫蜜和血丝的半透明的白色泡沬.

但是更叫人吃惊的,却是现在仙儿的一对乳峰上,竟像针山般插满了一支支长针,更在乳晕的周边
围成了一圈;而甚至在下体的大阴唇上也同样插了四支这样的针,而某些刚好刺中了血管的地方,更在
缓缓地渗出殷红的鲜血!

「辛苦?是快慰才对吧?」

在她的身旁,有媚笑著的影云,她的手中还拈著一支闪闪发亮的长针。

「请……求你饶了我!……」

「你这牝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性……」

雪影俯身把针拿近仙儿的腿间:「人类在感到痛楚的同时,脑内另一个名为『快感』的区域也会同
时產生反应。首先大脑会感到痛楚,接著在痛楚舒缓后,下一个快慰的感觉便会產生……」

嗜虐的女人用手指把仙儿的下体肉唇张得更开,然后,便挟著勃起的阴核,把针尖缓缓地刺下去!

「啊呀呀呀!!!……」

「这样的把血脉刺激和震动,令这里的细胞比平时更活跃三倍……」

随著针尖的深入,整颗阴蒂也充血变肿成玫红色。但是同时,影云也感到自己的手指间已经流满了
黏黏滑滑的淫液。

「在平时只要被内裤磨擦一下已几乎想要高潮,朝九晚五也只会时常想著想要作爱的事!呵呵……」

「啊、啊嗄!」

仙儿面红耳热地,承受著被针刺阴蒂所產生的种种七彩繽纷的感觉。正如影云所言,当痛楚稍一减
退后,全身最敏感的小豆子便开始萌生起一阵阵既甘美而又刺激的性反应!

「有感觉了吧?那便让她更兴奋一点,看她可以淫浪到什麼地步!」

在社长的命令下,两个经理更分别手拿一支粗大的粉红色电动淫具棒,分别把它们插进仙儿的阴道
和肛门之内!

「啊咿!!」

「嘻嘻嘻,兴奋死了吧!让我把两支玩具棒的电源开动,那麼你便会……」

「!!」

仙儿猛地浑身一震,双眼睁大至连眼珠也差点掉下来!针刺阴核加上前、后两支性具棒在体内震动
活跃的刺激,仙儿简直连做梦也没想过会產生如此激烈的感觉!只见她全身不受控地痉挛起来,甚至一
张口便连唾液也不受控制地直流出来!身心都被性的快感完全支配,仙儿此刻便像连灵魂也要被汹涌的
浪涛震出体外一样!

「啊啊呀呀!……有、有谁人在吗?救、救救我!」

「救你吗,那麼你便招供吧!」

「不是我!……间谍真的不是我呀!!!……」

胡胡……

半小时之后,两支电动性具依然不知疲累地在仙儿的两个洞穴内搅动著。

但是现在的她却和刚才的姿势不同了,她的身体呈水準仰躺,而面向著正上方,两条粉腿屈向头部
的方向,重重的麻绳把她的手前臂和小腿绑在一起之后再被吊往上方。

这样的体姿的艰苦程度实是难以想像的。首先,腿勉强的屈至近乎和身体对摺起来,大腿筋和关节
已经痛得几乎像要撕裂开来。更加上只用两条麻绳绑著四肢去吊起整副身体,令腿部的负荷更如百上加
斤,就是年轻健美的仙儿,此刻也已经香汗淋漓、面上的肌肉都扭曲地反映出一种痛苦的表情。

社长此时正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向著仙儿的下体,在这一个位置,可以非常清晰地欣赏到仙儿整个
性器官地带,由阴蒂、肉洞、会阴以至肛门都能看个一清二楚!

只见在两根南傍国的翻弄下,仙儿下体的两个洞都被撑至凄惨的极大,透明的汁液更沿著棒身直滴落
地上,纵是如何青春和健康,但毕竟她仍只是一个温婉而我见犹怜的少女,真不知道她的身体还可以支
援这种拷问有多久!

社长站起身来扯著她的头髮把她的脸抬高,只见本来是清秀、滑嫩洁白的脸孔,此刻却是一片灰白
失神,更被泪水、汗水、精液和口涎黏污得一塌糊涂!

「真的要招供了喔,说吧!」

「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不知道,你们有什麼权把我……啊咿哑!」

社长把一支尿道专用的细窄淫具棒无情地塞入了她的排尿口去!如此一来,仙儿整个下体的三个洞
穴,此刻都完全被三支淫具所侵入了!

「嘿嘿,我们可是恶鬼呢!……只要你老实点说,便可以放你回家了!」

「咿!!」社长把尿道棒前后推动起来。「裂、要裂开了!……停止、我求求你啊!!」

「那麼,你应该怎样做呢?」

「呜!……我认了!是我干的!!」

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已濒临极限,或者死了也比现在的状态更舒服。

在这种残酷的性的拷问之下,试问又有哪一个女人能够绝不屈服?

「我是K社的……名叫山田的人派来的!……用、用电邮来传递消息……」

社长一脸怒容,但站在他身后的影云却在暗地冷笑著。

「说得好!那麼,你便甘心情愿接受这惩罚吧!」

社长拿出了一隻连著皮带的封口胶球,把它塞向仙儿的嘴巴!

「慢、慢著!你说过我只要招供便会饶了我的、唔!唔嗯嗯!……」

红色而佈满小孔的封口球把仙儿的小嘴塞了个满,而三支不同的性具棒,也依然继续遗留在她的体
内。

「我说过会放过你,但却没有说是在何时!在这种情况下把你监禁在此一天一夜,若那时你还可以
有力走得出去的话,那便放了你吧!哈哈哈哈!!……」

「呵呵……」「嘻嘻嘻……」

三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围在这具被虐的人形玩偶周围,一起发出了淫乐、兴奋的笑声。电动性具的
马达声、仙儿从封闭的口中传出的凄苦呻吟声,混合在一起,交织成一诀残虐、淫靡和邪恶相结合的交
响乐,回荡在地下仓库的封闭空间之中。

(四)

夜深,凌晨零时,全公司都已进入一片漆黑死寂的状态,但偏偏在这时候,地下仓库的大门却被缓
缓打开。一个身影,慢慢进入了仓库之内,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把门重新关好。

在那个人眼前,层层叠叠的箱子、货品的正中央,一个开阔的空间之中,有一件形状奇怪的物件,
正在被由货仓天井悬吊下来的两条粗大麻绳吊在离地大约四尺的位置。

越是走近那「物件」,回荡在空间中的马达声便越是响亮,那是由几种不同高低频率的马达声交织
而成的声音。

终於走到那物件的面前,才发现那并不是一件死物;被吊在半空中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
一个美丽、清秀,而且一副大家闺秀模样的大美女──仙儿。

被针贯穿的阴核下方,三支不同的淫具棒依然继续在她下体的阴道、肛门和屁穴三个洞中肆虐。现
在她的腿间儼然已成为泽国,淫液、汗水、精液和尿液,交织成又黄又白的半透明液浆,黏满了整个下
阴,而在她正下方的地板上,也聚起了一潭湿滑的身体分泌物。

她的胸部也戴上了一个特製的黑色硬革胸围,在胸围的两个顶点上,分别各有一个圆柱形的拱起,
在里面正内藏著震盪器,把刺激源源不绝地输送入她的乳蒂。

这样的放置已经超过五小时,只见仙儿现在双眼虽仍然半张著(因为持续不停的强烈性刺激,令她
连入睡、昏迷也办不到),但是眼神却一片茫然地聚不了焦点,沉重的呼吸声,从被封口球塞著的嘴巴
中发出,每一次呼气时,封口球的洞穴中都会吹起一堆气泡和流出一丝唾液。透明的口涎液浆,把她的
下巴以致整个锁骨、胸围都弄至湿透。

「嗄……嗄……」

本是理性、知性集於一身的女大学毕业生,此刻却变成了最下贱凄惨的可怜模样。

「你有听说过『无间地狱』吗?」

此时,从仙儿身后响起那刚进入仓库的人的声音。

仙儿没有(也不能)作出回答,那人自顾自地继续说著,同时慢慢走向仙儿的前方。

「无间地狱,是佛经故事中八大地狱之一,而且是八大地狱中最苦最惨的一个……」

来人的手,轻抚著仙儿那皮革胸围的顶点,感受著那持续不停的机械性的震荡:「无间地狱中永恆
地烧起猛火来焚炙人……在无间地狱,受苦者因不堪酷刑之苦,而发出悲惨的叫声,所以它又叫『阿鼻
唤叫地狱』。」

抚过了被汗水湿透的小腹,来到了仙儿的三角地带。

「在无间地狱中,任何人也永远没有任何解脱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绝对没有其他一切感觉,永远
轮回在地狱的空间。但未试过的人,谁又知道那究竟是真的苦?还是乐?」

「咿嗯!……」

那人的手拈著那穿了针而一直充血肿起的阴蒂肉豆大力扭了一下,令仙儿发出了一声苦乐相混的呻
吟。

「……其实,我才是那个间谍!」

「!!……」

那人,李影云,终於转到仙儿的眼前。

「我在两年前是个针灸师,因为来医治那个社长的腰痛而几乎每星期都来这里。渐渐,凭我的样貌
和口才,令那个白痴社长对我难舍难离……於是我便成为了他的私人秘书。」

影云一脸妖艳淫媚,手执著仙儿阴道中的性具棒摇动著,同时更俯下了身,用舌头轻舔著她那震抖
著的乳尖。

「舐……我喜欢新鲜和刺激……加入了这间国际性大公司,起初确是够新鲜和刺激的,但是渐渐也
变得沉闷下来了,我需要新的挑战!……所以,我自编自导了这一个间谍的游戏,把公司最机密的资料
偷出来,再匿名寄给K社的开发部经理……」

「喔!!……」

「嗯!……唔唔!……」

「呵,你有话想要说吗?好吧……」

影云把仙儿的封口球解了下来,仙儿咳嗽了几下,然后立刻怒问道:「你原来并不是K社的人,却
做这种间谍的事……你就只是为了刺激?」

「对!我才不管那些公司间的斗争!我只是要刺激,把那些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玩弄於掌心上
的刺激和快感!」

「那麼我呢?为什麼你要如此残酷的对待我?」

「社长已经下令要全力找出内奸。我从社长室一出去见到你便在想:这妞儿可以利用来助我脱身呢,
呵呵……」影云拨了拨清爽的短髮,阴险地道。

「就为了你自己的所谓刺激快感而令我受这样的苦……太过份了!放了我!

快放了我啊!!」

「喂喂,不要这样大声叫哦!」

「你进来这里,一定会被人发觉的!」

「呵呵,我已经偷偷复制了仓库的钥匙,刚好这两天仓库的护卫又因病放假了,真是上天给我的机
会!而且,我也有好好调查清楚的,刚才在进来之前便已经用病毒程式感染了这里的闭路电视监察系统,
令现在在这里发生的事都不会被拍摄下来呢!」

「是吗?但是我明天一定会把真相公开出来,除非你现在立刻便放了我!」

「呵呵,便只怕你已没有那个机会了呢!」

「啊呀!!」

一支长针,慢慢地刺进了仙儿颈际的某一处穴位。

「唔!?……唔咕!……」

「说不出话来了吧?呵呵……那样的话,你便乖乖地以间谍的身份去死吧,呵呵、哈哈哈哈!!」

影云残酷冰冷的笑声,回荡在仓库的密闭空间之中。

************

到了第二天一早……

「啊啊……睡得真好,呵呵,你也睡得不错吧,影云!」

「是的,真是睡得好极了!可是只怕这里的间谍小妞却没睡得那麼好了!」

社长、秘书影云和两个高级经理,一到九时便一起回到地下仓库内。

仙儿,她依然被悬吊在半空中,气若柔丝的陷入半昏半睡的状态,除了那微微起伏的胸脯外,几乎
已看不出她仍然生存著!

「呵呵,这便是内奸的下场!谁人敢出卖我,我便要她嚐到比地狱更可怕的处刑!」社长狠狠地道。

高个子经理此时一边把大门关上,一边好奇问道:「话说回来,怎麼这两天都不见仓库的守卫阿穀?
他生病了吗?」

「我叫他暂时放两天假,因为不想他阻碍我们这里的事,而且……」

社长突然动身走向其中一堆货物之前,在层层叠叠的货箱中抬出了一件看来很有点重的器具。

「他也不可妨碍我在这里佈置的陷阱!好,便让我们现在一起看一看这部摄影机,看看这个仓库在
昨晚半夜究竟有没有什麼有趣的事在发生!」

「!!……」

听到社长的说话,影云那本来在愉快地冷笑著的面容,在刹那间像结了一层冰似的完全凝结了下来。

尾声终极无间

公司某处的密室之中,由今天起成为了用来饲养宠物的地方。

宠物被锁链锁在室中的一角,头上戴上了一个鲜红色的头套,把她的双眼以至鼻子都蒙蔽起来。她
的嘴巴虽然没有蒙住,但也长期戴上了一个圆筒形的开口器,那是一个中空的圆柱,含在口中之后使用
柱身附有的皮带绑紧在脑后。

日间不断有人会进入这间房内,进来的清一色都是男人,而且二话不说便在宠物那凹凸有緻的身体
上下其手,然后把自己的阳具插入宠物的性器内。

有时同一时间入内的并不只有一人,幸好宠物的身体上有三个可用的洞穴,所以最多同时容纳三支
肉棒进入她的体内绝没有问题。但就是这样,每人每天也只限进来一次,每次最多逗留十五分鐘,因为
有兴趣的人实在太多了。

「呜……呜呜……」

宠物被毁坏的声带便只能一直发出这些低沉混浊的呻吟。

由上午八时至下午八时,十二个小时之内宠物一共被八十一人「享用」过,然后才终於可以休息一
下和用膳了。

「咕……」

宠物在用膳时双手仍必须绑在身后,只能跪在地上俯下头来吃著地上一隻盘子内、类似犬饲料般的
食物。而且,由於她口中仍含著圆筒开口器,令她连口也不能动,只能用舌头艰苦地舔起盘中的半流质
食物,再不加嘴嚼便即吞入肚内。

「喔!……」

这样的吃法自然既费时又没效率,很快,她便弄得盘子的周围地板上都掉满了食物。

「……看来你还真浪费呢!」

啪!

「呜!……」突然不知又有谁人走了进来,更一脚便踏在宠物的头上,把戴著红色头套的头颅践踏
在盛著饲料的盘子上!

「很久不见了,影云高级秘书……啊,是前秘书才对!现有的高级秘书已经是我郭仙儿了呢!」

只见仙儿穿著一袭性感的套装低胸短裙,那种气质和几天前的她已经大有分别。她把穿著高跟鞋的
右脚在影云丰满的身体上肆意地践踏、压揉著。

「身材好的人便是不同,踩下去时凹凹凸凸充满弹力似的,真好玩呢!」

「啊呜!……」

「很有趣、很兴奋吗?真是顽皮的女人!嘻嘻……」

「呜喔!!……」

仙儿把高跟鞋的鞋跟,残忍地一踏便插进了影云的阴道之内!

「哈哈,我的鞋跟最前面可是尖的呢,刺得你的臭穴很舒服吧?毕竟你一向也最喜欢刺激和新鲜的,
对吗?」

仙儿的鞋跟踏下、提起、再踏下,影云那纵已不知被多少个男人享用过的阴穴,此刻仍然发出了湿
滑的声音。

「果真是淫贱得很,可惜你这贱犬的脑袋却是空空的,其实把其他人都当傻子看的你自己才是最蠢
的呢!」

啪嚓!

「呜!」仙儿随手拿起了一支皮鞭,然后便任意挥打在影云的裸身上。

「你太小看我和社长了,其实社长他一早便已怀疑你或我是内奸,所以当你把磁碟偷偷放在我衣袋,
然后让我进入社长室时,我便故意地让社长把磁碟搜出来……」

啪嚓!

「呜呀!」

「然后我便告诉他,我只是被陷害的,因为真正的内奸在知道社长的追查内奸行动开始时,一定会
先发制人去找个替死鬼。」

啪嚓!啪嚓!

「唔喔喔!!……」

「而且在我被抓后,那真正内奸更一定会设法令一切对她不利的证据消失。

所以,我便央求社长设下一个圈套,用秘密收藏好的、只有我和社长两个人知道的摄影机,去拍下
你这自以为聪明的笨女人在午夜偷入仓库的一举一动!」

影云的雪白肉体上,像雕刻似的刻上一条又一条的鞭痕,然后,仙儿再把影云灌肠,然后用栓把她
的排泄口塞了起来!

「还有一支药物,是社长叫我帮你注射的……」仙儿拿起了一支注射用的针筒,然后把一些半透明
的黄色药物注入针筒之中。

「呜喔!呜唔!……」

「怎麼了?想向我求饶吗?我那时哭著向你求饶求你放过我,你还记得吗?

但那时你又怎样对我?」

仙儿怒駡完后便轻挟著影云的下巴,玩弄她似的轻抚起来。

「偷偷告诉你……」仙儿把嘴巴凑在影云的耳朵旁;她的左手,轻捧起影云的乳房:「……其实,
我才是如假包换的、K社派来的间谍!」

「!!……」

仙儿右手拿著注射针,把针尖慢慢刺入影云那樱红色的乳晕内。

「K社產品开发部经理收到了匿名人寄给他有关敌对会社的开发中商品的情报,可是他也想到这可
能是一个阴谋,刚好这间会社又正在请秘书,於是经理便运用一些人事关係顺利把我送入了这公司去一
探究竟!」

针筒中的不知名药液,正在逐渐地注入影云的乳头之内。

「一进来之后不久,我已发现你便是那个匿名人,於是我便将计就计,看你在玩什麼花样。想不到
你竟然会玩火自焚,这倒间接帮了我一个大忙,令我得到了社长的完全信任,还能够把你的位子取而代
之呢!」

被注射之后,本来已经颇大和性感的乳晕,竟彷彿变得更大和色素更深沉,活像正要生產的孕妇的
乳头……

「再见了,现在便轮到你要永远沉沦在这个无间地狱受苦了!……不过,正如你所说,那究竟是苦
还是乐,又有谁能断言呢?哈哈哈哈!!……」

仙儿大笑著扬了扬手,便离开了影云的身边。

从这天开始,影云又多了一件新的工作。

除了担任公司男社员的公用泄欲器之外,另一件新的贡献。她的下体插进了三条管子,插入尿道和
肛门的管子,一直接收著她的排泄物,再传送到地上的一个垃圾收集箱内。另一支管子则连接著一根特
大的电动阳具棒,塞满了她的阴道并无休止地转动、搅动著她的肉洞的媚肉。

她的胸部戴上了一个特製的胸围,胸围的两个顶点上还连接著两个吸盘,有两条管子更由吸盘的尾
部伸延出来。那只胸围包著肉峰的四周正在不断地自动蠕动著、按摩著一对巨乳,而由一对肥大。凸出
的乳蒂上,更赫然不断有一些奶白的奶水被挤了出来,经过吸盘附著的管子,传送到地上另一个透明的
容器之内!

那便是影云的新贡献──作为公司的一头乳牛!

注射了新研发的药物,令她的乳腺变得比人母更加发达,而且还会在性兴奋时產生更多的人乳,所
以她才要长期在下体插入淫具,令她一直维持在性兴奋的状态。而不断挤压、按摩她双乳的胸围,自然
也是为了促进她的挤奶效率。

便是这样,影云将以性奴隶的身份和乳牛的身份,永远在这不见天日的无间地狱中沉沦、受刑。只
是……

「啊啊……咿!……啊、呀!呀呀呀咖!!!」

只是,她本身确也无时无刻都活在性兴奋的状态,什麼也不用担心,甚至连思想也可以停顿,而只
须要在永恆的时光中,每分每秒都在感受著那人类与生俱来的最高的快感和高潮。

的确,这究竟是苦还是乐,又有谁能断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