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推送至APP |
级别: 圖文專員
UID: 1459597
精华: 0
发帖: 306
威望: 0 点
金钱: 0 RMB
贡献值: 1 点
注册时间: 2021-09-01
最后登录: 2021-09-25
0楼  发表于: 2021-09-02 02:55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二章 母女洞房夜

在线看片  手机看片  澳门金沙  葡京賭場  亚博赌场  凤凰娱乐  欧宝娱乐 
凯时赌场  成人手游  博天赌城  自拍工厂  环球赌城  逼哩B哩  成人漫画 
姚楠的婚礼也是在三和举行,过程倒算是中规中矩,穿上新娘装的姚楠显得美艳又性感,而谢润萍则是和她双亲以长辈的身份出现,并看得出来二老对张俊这个孙女婿很满意,也没注意到那两个可爱的小花童就是张俊的女儿。

  而张俊这方的代表,由于姚楠家不是像秦家那样的豪门望族,苏定昆和张名山自然是来不了,而张晓明因为公务繁多,再加上张俊也不知道要结婚几次,所以就没来了,毕竟张俊拥有的阿拉伯国籍可以多妻,将来的婚礼数量之多可能会把他们给折腾死。

  最后,就只有苏佳蕴和陈玉莲来,她们打扮得迷人,倒是让在场的男人们都感到惊艳。

  婚礼持续到凌晨,虽然张俊已经成功戒烟,并开始要戒酒,不过结婚时不喝酒还真是不可能,最后张俊还是喝得脑子一阵迷糊,而陈玉莲及苏佳蕴由于感到头晕,早就离席。

  虽然谢润萍并不喜喝酒,不过毕竟是嫁女儿的大日子,所以也在宾客的祝福声中喝了一些酒,没一会儿,谢润萍就在柳清月的搀扶下先走了。

  而身为伴娘的韩妙玉,在偷偷和张俊在厕所做了一次爱后,酒量最浅的她更是早被王凤带走。

  姚楠身为新娘,本来应该表现矜持又温柔,不过她的大学同学来了不少,再加上林燕环在旁边煽风点火,她自然不肯服软,最后便醉到不醒人事,就穿着婚纱被抬回家。

  在送走大部分的宾客后,张俊感到有点头重脚轻,打了几个酒嗝后,这才想起手机还放在更衣间,便打算去拿手机,但却意外地看见有个女人正朝厕所走,张俊顿时色笑一声,尾随上去。

  “你怎么还没走……”

  这时,林燕环也有点醉意,当她正想关门时,突然见有个男子闪进来,顿时吓了一大跳,可一看见是张俊的时候,语气中又有点酸酸的味道。

  “宝贝,想我吗?”

  说着,张俊直接将林燕环压在墙上,就吻了上去。

  林燕环顿时身体一软,开始迎合着张俊的挑逗,并因为这个吻,让她忘记心中那隐约的惆怅。

  张俊两人吻得动情,没一会儿,张俊已经脱下林燕环的胸罩,双手抚摸着那对乳房,手指夹着乳头,直到林燕环气喘吁吁、动情不已时,张俊这才把她的连身裙撩到腰间。

  “你又乱来了,一会儿你要洞房呢……啊……”

  林燕环的话还没说完,张俊的手就已经钻到她那白色的内裤内,粗糙的大手开始揉弄着她的阴户,顿时让她压抑不住发出动情的呻吟声。

  在一阵激烈的爱抚后,林燕环那雪白的内裤已经被张俊丢到一旁,而看着林燕环那爱液泛滥的下身,张俊早已是欲火焚身,立刻让她背对着自己,手扶着洗手台。

  这时,林燕环动情地扭动着臀部,随后就在她满足的呻吟声中,张俊那巨大的命根子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她的体内。

  一种偷情的刺激,让张俊两人都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兴奋,情欲的火焰更是控制不住剧烈地燃烧着。

  在这特殊的日子、特殊的场所,令张俊两人兴奋不已。

  当林燕环在歇斯底里的呻吟声中达到第四次高潮时,张俊仍然没有射的意思,可此时林燕环也无力承欢,在一阵软语哀求中,又羞答答地答应下次让张俊采嫩菊,这才让张俊压抑住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

  张俊两人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后,张俊先送林燕环到酒店房间休息,就脑子有点晕眩的走到停车场,而夜风一吹张俊也有点不舒服,并拿着车钥匙犹豫要不要开车,毕竟酒后驾驶是很危险的事,甚至觉得回去和林燕环睡就好了,但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不回去和姚楠睡,张俊觉得说不过去。

  “喂,老公,就知道你喝多了,莲姐让我在这里等你。”

  这时,一辆越野车的车窗被摇下来,就见李欣然朝张俊笑眯眯地招了招手。

  李欣然算是逃过一劫,本来她是想赶回来参加婚礼,不过因为路上塞车,最后还是错过了,因此这时的她滴酒没沾,倒是可以当司机。

  张俊一看到李欣然,想也不想就上车。

  在后车座上,穿着连身裙的李彩谣看着张俊脚步不稳的模样,将矿泉水递给张俊,有些心疼的说道:“叔叔,你怎么又喝成这样了?”

  “结婚嘛,没趴下就好了!”

  张俊灌了一口矿泉水,回头看了李彩谣一眼,见她那羞答答的模样带有几分妩媚,觉得她非常诱人。

  “喂……”

  李彩谣被张俊那色眯眯的眼神看得俏脸发红,马上羞答答地低下头。

  经过和教授们反复的试验,并经历成年人都难以体会的分泌系统剧痛后,李彩谣的身体终于开始发育,但效果还是很缓慢,所以虽然她的“年纪”已经是在读高中,但身材的发育只比小学生好一点,看起来仍相当幼小,让人容易产生犯罪的欲望。

  “行了你,谣谣的身体不好,你别乱来!”

  李欣然一边开车,一边悄悄注意后车座的情况,而看着张俊那色狼的模样,顿时娇嗔一句,然后略带玩笑意味地严肃嘱咐道:“好歹我这当妈的也在,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别当我的面搞我女儿!”

  “谣谣,怎么了?”

  张俊闻言,顿时色意全失,连忙抓住李彩谣的手,虽然见她脸色红润,但还是关切和担忧地问道。

  “没事,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李彩谣笑道,并见张俊为她着急的模样,感到无比幸福。

  而事实上,李彩谣也不可能向张俊说,因为药物刺激的关系,骨骼和神经停滞太久再发育会有点刺痛,加上这两天刚在省城接受新的疗程,所以身体还很虚弱,而且做爱很容易会让内分泌紊乱。

  “那就好!”

  张俊顿时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驾驶座上的李欣然,顿时色心大起,马上故作不满的说道:“对了,然然,上次我闺女出生的时候,你给的那礼物太离谱了& 女洞房夜吧,搞得月月和秦霜都以为你要谋杀,我妈也被你吓得不轻,是不是该找个时间补偿一下我们受伤的心灵?”

  “受伤的心灵?是硬起来的家伙吧!”

  李欣然妩媚地白了张俊一眼,看着张俊胯间撑起的帐篷,笑道,只不过一想起那件事,脸上随即浮现难为情的神色。

  原来在秦霜怀孕的那段期间,经过多重的努力,苏定昆总算让组织同意为李彩谣做细胞再发育手术的全程治疗,当然也是带有实验的性质,而李欣然几乎是陪李彩谣熬过那段时间,术后的效果也不错,可在近两个月的休养后,当她们回来时,却已经错过张俊孩子的满月,为此李欣然有点闷闷不乐,但却也没有办法。

  一年后,柳清月也进了产房,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生下张家的第二个孩子。

  这时,李欣然觉得补救的机会来了,便想也不想就冲去省城最大的金店,然后竟然直接就问现在黄金多少钱一公斤。

  那店员闻言,不由得感觉李欣然是来砸场子的,不过那店员的服务态度还不错,很快就计算出了一公斤大约三十万左右的价格。原本李欣然想买长命锁给张俊的孩子当礼物,可是就算再有钱,谁会按斤来算?可那时店里有不少顾客,一个个都窃笑着看李欣然,这刺激到本就感到尴尬的李欣然,结果就一时冲动,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买了八公斤的黄金,并且当场支付加工费,要求制作成两件长命锁,虽然很阔气,可李欣然总觉得很奇怪。

  而当李欣然将礼物送到张家时,更因为觉得不好意思,东西一放下就跑走。

  原本张俊还纳闷李欣然居然会有羞涩的时候,但打开礼物一看,别说张俊傻眼,秦霜和柳清月更是感到无语,因为那礼物竟然是两件四公斤黄金打造的长命锁,而且就算防盗锁都没这么重,成年人戴都受不了,要是戴在刚出生和一岁多的宝宝身上,不把脖骨压歪才怪。

  虽然说礼轻情义重,但秦霜和柳清月还是哭笑不得地收下礼物,不过也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给宝宝戴。张俊则是认为李欣然是故意吃醋,当夜到她家,在她的求饶声中折腾她三个小时之久,直到李欣然在高潮的美妙中晕死过去,张俊才悄悄溜到李彩谣的房间,把听床听得春心荡漾的她也扑倒了。

  车子缓缓开回张家,而由于今夜情况特殊,加上她还要照顾李彩谣,所以见张俊锁好大门后,就开车离开。

  别墅的二楼几乎一片昏暗,而张俊看着窗户内那微弱的灯光,显得暧昧又旖旎,顿时淫荡地笑了笑,忍不住伸手到裤裆内掏弄一下,准备把没在林燕环身上发泄出来的火全送给姚楠,而想起姚楠的妩媚与大胆,顿时就血液沸腾,脚步也不知不觉快了起来。

  由于众女在婚礼上或多或少都有喝酒,所以大家都已经睡了。

  这时,张俊脑子一热,在走到客厅时就开始脱衣服,然后来到贴着“喜”字的房门前时,身上就剩一件裤子,并不由得想着姚楠的美貌和狂野,喉咙不由得发干,伸手刚想推门的时候,却发现房门上贴着一张字条,字迹清秀,十分的漂老公,新婚快乐,算算应该是你第三次当新郎了,人家今天本来想让你好好放松一下,房里可不只有楠楠,润萍姐也被我们带回来,不过她们都喝多了,所以今晚安排她们睡在一起,而且那风水先生选的时间不好,今天她们都来月事,所以晚上委屈你了!顺便说一下,蕊儿现在睡得很香,所以我把房门锁了,今晚要不你睡沙发吧!爱你的月月……

  不是吧!结婚的日子可是拜托风水先生看了我和姚楠的生辰八字选的,但真有那么神?这一选就选到来大姨妈的黄道吉日!张俊顿时一脸黑线,再想到柳清月这两天的窃笑,觉得事有蹊跷。

  张俊看字条上写姚楠母女俩都在房间,犹豫一会儿后,张俊还是轻轻推开房门。

  新婚的房间总脱离不了东方传统那种象征吉利的艳色红,而这间房间还是第一次使用,虽然是为了姚楠而准备,不过她却坚持要等结婚后才搬进来住,而家具和其他物品也是这几天采购,所以张俊是第一次进来。

  在昏暗的灯光下,张俊踩着柔软的地毯慢慢走向床边,而看着床上的玫瑰花海,而且躺的并不只有美丽的新娘,还有他那妖娆迷人的岳母。

  姚楠母女俩似乎都洗过澡,只穿着贴身的内裤,而谢润萍那饱满的豪乳、姚楠的美乳都暴露在空气中,她们抱在一起睡得极为香甜,连张俊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姚楠母女俩各有各诱惑的风情,而且伴随着她们脸上迷人的红润,更是让张俊看得快要疯狂。

  洗完了喔!老公,她们现在都来月事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选择碧血洗银枪的,我想她们也不会介意……

  看着柳清月留在床头上的字条,张俊顿时感到欲哭无泪,尤其看着那对娇媚迷人的姚楠母女花,这还是第一次看她们同床而眠,即使姚楠并不排斥和谢润萍双飞,但保守的谢润萍始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母女双飞的戏依旧没上演过。

  然而张俊看着姚楠母女俩的内裤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是垫卫生棉,眼泪都快掉下来,满脑子只有打开窗户跳下去的冲动,心想:妈的!这不只是坑爹,简直就是无限连环坑啊!柳清月又不是不知道我对这母女花垂涎已久,有必要这么玩弄我的新婚之夜吗?可恶的柳清月,等着,老子一定要爆了你的小菊花,要是我再不振夫纲,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随后,张俊默默关上房门,莫名就感到一阵火气,然后他走到柳清月的房门前一推,这才知道她真的将门锁上。

  张俊感到有点不甘心,本来就算是破门而入也没关系,不过一想到蕊儿还在睡觉,心里就一阵发软,就决定看在蕊儿的面子上,放过柳清月一马。

  张俊思来想去,觉得虽然谢润萍的面子薄,但单独和他亲热时倒是放得开,不过想再荒唐点则是免谈,可难得今晚有那么好的机会和姚楠母女俩共枕,就算没办法做爱,但起码占一下便宜也可以,并心想:而且我可是新郎,新婚夜不和老婆睡就也太不是人了!

  想到这里,张俊顿时精神一振,脑子又浮现姚楠母女俩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画面,瞬间就精力充沛。

  张俊悄悄推开房门,并小心翼翼地锁上门后,就迫不及待将自己脱个精光,胯间的命根子仍是坚硬如铁,并在看到姚楠母女花时更是激动得跳了好几下,然后张俊借着昏暗的床头灯,看着姚楠母女花的玉体,顿时狼嚎一声就扑上去。

  姚楠母女花早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张俊将她们抱到怀中,大手握住她们的乳房,觉得谢润萍的饱满和柔软、姚楠的弹性和那让人爱不释手的手感,各有美妙,难分上下。

  张俊肆意地捏了姚楠两人的乳房几下,谢润萍竟然呻吟一声,令张俊更是兴奋,就将她的脸移到面前,就对着她微张的小嘴吻下去。

  谢润萍顿时俏脸发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虽然她还是没有意识,但却轻轻哼着,尤其是当乳房被张俊更用力地握着时,身体更是为之一颤。

  张俊分别与姚楠两人吻了一阵子后,就兴奋的让她们并排着躺好,心想:新婚夜居然是三人夜,不仅有新娘,还有妖娆的丈母娘!

  这时,张俊兴奋至极,甚至在看着姚楠两人赤裸的娇躯时,都有种不知该从印何下手的感觉。

  犹豫了一阵子,张俊就肆意地抚摸着姚楠两人的身躯,突然想起上次王凤生日时,一群人跑到包厢庆祝,结果谢润萍也是被灌得微醉,那迷离的眼神、媚气横生的模样让张俊兴奋异常,当下也不管她的矜持,就当着姚楠和韩妙玉的面把她带到厕所,在软磨硬泡之下享受她第一次的乳交。

  那时谢润萍穿着得体的0L装,衬衫的扣子早已被张俊解开,露出饱满的豪乳,然后她蹲在身下,用小嘴含弄着他的命根子,眼底弥漫着水雾妖娆万千。

  而张俊居高临下地看着谢润萍用巨乳帮他乳交,小嘴还紧紧吸吮龟头的模样,那画面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要命的诱惑。

  张俊越想欲火更旺,马上就蹲到谢润萍的身上,在扶起她的头后,就将命根子插入她的小嘴内,开始在她小嘴内抽送起来。

  谢润萍哼了一声,或许是感到有点难受还微微皱眉,不过她还是没有醒过来,所以张俊完全享受不到半点吸吮或者舔弄的乐趣,因此抽送一会儿就将命根子拔出来,然后将命根子放到她的乳沟中间,双手则推着豪乳紧紧夹住命根子,顿时舒服得哼了一声,这才继续缓慢的抽送。

  张俊玩弄了一阵子,又在姚楠的身上如法炮制,并不得不感叹还是在谢润萍的乳房中抽送比较舒服,她的乳房,而又软绵绵,被夹住的刺激性不亚于性交。

  然而姚楠母女俩被张俊这样玩弄,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这让张俊累积半天的欲火无法得到发泄,最后张俊本想给她们来个颜射就睡觉,但他却越玩越兴奋,完全没有要射的迹象,体内的欲火则憋得更厉害。

  母女花醉得那么厉害,想玩点情趣也不行,可又不能和她们做爱,但没有激烈的感官刺激想射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张俊顿时郁闷至极,坐下盯着姚楠母女俩看了半天,突然浮现一个邪淫的想法,郁闷则一扫而空。

  张俊光着屁股跑出去,再进来时,他手上多了一只蓝色玻璃瓶,然后张俊翻着姚楠两人的身体让她们趴着,不知道是不是胸部太大挤压到的关系,谢润萍还难受得哼了一声。这时,张俊先不管姚楠两人来月事,将她们的内裤都脱下来,露出两个饱满而圆润的翘臀。

  可爱的水蜜桃啊!张俊趴上去舔着姚楠两人的臀部,姚楠的臀部挺翘而充满弹性,而谢润萍的美臀则特别有肉,张俊色眯眯地在两个美臀上拍打几下,又恋恋不舍的揉捏几下后,这才慢慢打开她们的双腿。

  张俊的女人几乎全都脱毛了,下面都是光滑一片,而且虽然是一样的女性身体构造,但带给张俊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如果说姚楠的阴户的闭合像是羞涩的白鹤花,那谢润萍就是美艳的玫瑰,她们的阴户上似乎还有血迹,但却不影响张俊的兴奋,在轻柔地爱抚几下后,张俊就打开那蓝色玻璃瓶。

  瓶子内装的是由花瓣提取的精油,是秦霜的收藏品,据说涂抹后对皮肤有白晰和滑嫩的养护作用,是不是有这功效张俊不知道,但润滑的效果却很不错。

  之前,张俊与其他女人洗鸳鸯浴的时候,就借此在连哄带骗下,成功的把陈玉莲和林秋兰的菊花给采了,而那种滋味,现在张俊一想到,还是爽得全身发软。

  张俊将姚楠两人的臀部上倒好精油后,立刻双手齐出,将精油涂抹均匀,而看着她们粉嫩的小菊花已经一片晶莹,这才慢慢伸出手指,各按在那敏感的小菊花上,在轻轻的按几下后,这才慢慢将手指插入,俺没在那紧窒的直肠内。

  如此刺激,让姚楠母女花不约而同地嘤咛一声,身体也本能僵硬一下。

  姚楠是学医护的,为了身体排毒所以有灌肠的习惯,而家里的女孩偶尔也会让她帮忙灌肠,就连谢润萍也抵挡不了美容的诱惑,曾不好意思的在姚楠面前赤裸身体,被姚楠玩弄她的小菊花,所以母女俩的直肠都很干净。

  当张俊的手指一进入,那紧窒又火热的感觉就让张俊既充满期待又兴奋,手指抽送一阵子,眼看姚楠两人的身体开始放松,这才又加了一根手指,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扩张着,并再次缓慢的抽送着,为进入做充足的准备,免得一时性起会伤害到心爱的女人。

  姚楠母女花的脸上开始浮现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即使是在醉酒的状态,但身体感觉的刺激还是会带来反应,她们的呼吸逐渐急促,并随着张俊的手指抽送着她们的菊花,偶尔身体还会抽搐一下。

  张俊越来越兴奋,突然他感觉到姚楠的身体开始痉挛,立刻加快手上的速度,快到让他觉得手指开始酸痛。

  “呜……老公……”

  在梦呓声中,姚楠浑身抽搐,小菊花紧缩,小穴上更早已经覆上一层晶莹,突然喷出大量的爱液,姚楠竟然在菊花被玩弄的情况下来了一次高潮。

  “乖老婆,我来了……”

  张俊知道姚楠还没醒,只是色眯眯的笑着,将她的美臀往胯下挪一下。

  张俊也进入姚楠的菊花内两、三次,不过每次她都先兴致勃勃,最后却在喊疼,让张俊无法尽兴,而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要先品尝一下姚楠的滋味。

  这时,张俊觉得他的命根子已经硬得快要裂开,他先用精油涂抹命根子均匀后,就再次打开姚楠的双腿,然后将龟头抵在那粉嫩的小菊花上。

  由于有了充足的润滑再加上姚楠的身体十分放松,于是张俊深吸一口气,腰一挺,命根子顿时一点一点的淹没在直肠内,当尽根而入的时候,那紧密无缝的包围感、那让人几乎要窒息的感觉让张俊舒服得脑子一抽,不由得吁出一口气。

  “爽啊!”

  张俊舒服得直哼几声,然后按住姚楠的臀部,开始挺着腰在她的小嫩菊内进出,而另一手则是继续玩弄谢润萍的小菊花,听着母女花无意识的呻吟,张俊觉得实在是棒极了。

  张俊能感觉到姚楠直肠内那种压迫感极强的蠕动,这让张俊即使是缓慢的抽插,却好几次都有想射的冲动,或许是在这样的心理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这让张俊的身体更加敏感,而他本来想射了就睡觉,但现在看着谢润萍,张俊实在不甘心,所以抽送没几下,就拍了拍姚楠的美臀,慢慢的把命根子从她的嫩菊内拔出来。

  当张俊一拔出命根子,姚楠的小菊花立刻就闭合了,随后张俊用毛巾为她清理一下,就将注意力放在谢润萍的身上。

  此时谢润萍面带俏红、桥喘连连,腿间则是一片湿润。

  此时张俊非常兴奋,因为谢润萍的性格保守,别说和姚楠一起,就算当别人的面亲嘴都会不好意思,而且张俊曾经无数次幻想把姚楠母女俩压在胯下的场景,但却总是无法实现,可张俊没想到居然在与姚楠的新婚夜上,会和她们母女同床,即使没办法做爱,但却能采摘她们的嫩菊,这让张俊觉得似乎比做爱还要刺激。

  张俊淫笑一声,把谢润萍的腿打得更开,欣赏着那晶莹的小地方,吞咽了一口口水后,就握着命根子,龟头抵在小菊花上,当腰一挺的时候,张俊甚至有种战争胜利的快感。

  “呜……”

  在睡梦中的谢润萍无意识的哼了一声、粉眉微微皱起,似乎是不太适应异物对直肠的入侵。

  “爽啊,真热!”

  张俊顿时舒服得浑身僵了一下,感觉似乎龟头插入火海似的,有种灼热感,而且周围不留一丝缝隙的包围着,但又有种像她身体般的柔软感,实在是妙不可言。

  张俊一点点的插入,在谢润萍身体的抽搐下,享受着那无与伦比的蠕动感,当然就看着命根子尽根插入她的嫩菊内,那紧得几乎快要令人窒息的感觉,让张俊觉得很舒服,忍不住双手掰开她的臀部,挺着腰欣赏着采嫩菊的景象,那巨大的命根子开始在她的菊花内进进出出。

  视觉上的冲击相当猛烈,张俊一边享受着谢润萍的嫩菊,一边将姚楠拉近一点,然后揉弄着她的乳房,这种强烈的快感让张俊直爽得觉得脑袋都快要爆炸,血液更是热血沸腾。

  张俊缓慢地抽送一阵子,这时谢润萍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虽然微闭着眼睛但睫毛却微微颤抖,脸上的红润非常迷人,让张俊看得兴奋不已,可张俊抽插一阵子她还是没有高潮。

  这时,张俊看向姚楠,忍不住将她抱起来,然后让她趴到谢润萍的身上,打开她的双腿后,将刚才还在她妈妈体内的命根子对准她的嫩菊又插进去。

  “呜……”

  姚楠顿时似难受似舒服的呻吟一声,而她比谢润萍更加敏感,张俊的命根子猛然插入,让她的身体不由得抽搐几下。

  将母女花重叠在一起后,张俊兴奋至极,手不停在她们的乳房上、美臀上来回爱抚、肆意地揉弄着,感受着姚楠身体的弹性,谢润萍身体的柔软,两人的感觉大不相同,而命根子则在她们的菊花内进出。

  在这新婚之夜,张俊和姚楠两人一起洞房,享受着她们嫩菊的第一次、品尝着母女花各自让人疯狂的韵味。

  在交叉的抽插声中、肉与肉相撞的声音,并伴随着姚楠两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这种剧烈的感官刺激让张俊兴奋到极点,前列腺剧烈的跳动着,就连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达到最顶峰的爽度,甚至可以说连毛孔都兴奋得张开着,张俊已经有点压抑不住了。

  张俊觉得有股快感袭遍全身,而看着姚楠两人发红的俏脸和微微张开的小嘴,本来还犹豫要内射谁的张俊顿时脑子一热,猛地将命根子拔出来,就推倒娇喘连连的母女花,让她们抱在一起躺着,然后将她们的小脑袋靠在一起,就将刚从姚楠菊花内抽出来的命根子插入谢润萍的小嘴内,听着她低低的呜咽声,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当张俊的身体剧烈抽搐的那一刻,马眼顿时大开,火热的精液射在谢润萍的小嘴内,那滋味爽得让张俊都有种快要死掉的感觉,但他还是马上将射到一半的命根子拔出来,然后塞到姚楠的嘴内,在她无意识的吸吮中,将剩余的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嘴内。

  空气中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并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久久才平静下来。

  享受着人生至爽的巅峰,张俊好半天才从那无与伦比的快感中回过神来,然后低头看着姚楠母女花的媚态,淫欲顿时得到空前的满足。

  只见姚楠母女俩张开的双腿间一片晶莹,被张俊干过的小菊花微微闭合,隐隐可见里面的粉色;而乳白色的精液从她们的嘴角流下来,而且她们的脸上甚至头发上都有精液流淌,并慢慢滴在她们的身上,这一幕淫秽无比,张俊都恨不得拍下照片,以后和她们上床时用来提升情趣。

  张俊得到空前的满足感,因为这新婚夜不仅把丈母娘也弄上床,享受这对母女花后门的第一次,更在她们的小嘴里完成轮流的口爆。

  张俊觉得浑身无力,在躺下来后,就一左一右抱住姚楠两人,并抚弄着她们的乳房,享受着与母女花第一次同床的美妙,这时酒精开始产生作用,张俊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虽然不舍,但张俊还是抱着她们进入和姚楠新婚后的第一个美梦。
在线看片  手机看片  澳门金沙  葡京賭場  亚博赌场  凤凰娱乐  欧宝娱乐 
凯时赌场  成人手游  博天赌城  自拍工厂  环球赌城  逼哩B哩  成人漫画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BT伙计 » 成人小說